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秋夜薄凉

[日期:2015-07-24] 来源:妇产科  作者:张国荣 [字体: ]

    

            初秋的夜晚,有些微凉。

   病房里患者不多,很安静,因此二病房里传出的产妇的阵阵呻吟声越发显得刺耳。产妇叫李华 ,27岁,这是第一胎。上午入院的时候,她和她爱人坚决要求做剖腹产,因为她说她姨就是剖腹产,她姨告诉她剖腹产不痛,麻醉药一打睡一觉孩子就出来了。她对她姨的话深信不疑。考虑胎儿在7斤左右,无明显头盆不称,我劝说他们还是试着生吧,有问题再剖也来得及,同时告诉他们阴道分娩如何好,剖腹产弊病如何多。看得出,夫妻俩对我的话有些怀疑,但还是勉强同意了。 

   下午四点开始规律宫缩,进入产程五个小时,宫口开大了7公分,完全在正常时限范围。按平时的经验,要求剖宫产的孕妇,在试产过程中,精神很容易被宫缩痛击垮。而产力、产道、胎儿 、产妇的精神因素是关系阴道分娩成功与否的四大关键因素,其中任何一项出问题,试产都会失败。听着产妇痛苦的呻吟声,我想:麻烦要来了!

   果不其然,李华的丈夫一脸怒气地推开了医生办公室的门,愤愤地对我说:“我们要剖腹产,马上马上!” 他一连说了两个“马上”,足以显出他现在迫切的心情。我微微一笑,安抚他:“别急,产程进展良好,胎心也一直好,再坚持坚持就该生了。” “你们做医生的也太冷漠了!没看我媳妇都痛得快死了吗?”男人的嗓门一下子提高了八度。 “我说了,李华产程进展良好,没有剖宫产指征 ,不能剖。上天赋予了人类自然腔道供孩子出来,为什么要去开天窗?”我态度很坚决。男人狠劲拍了一下办公桌,几乎是吼:“我媳妇和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去偿命!”说完,随着“砰”地一下重重的摔门声,他出去了。

   不被理解,我的心里极其不是滋味,不知道医患关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薄凉。我迅速梳理着李华的产程时限,就是在正常范围,孩子胎心一直好,确实没有剖宫产指征。但毕竟第一产程还没走完,接下来还有第二产程 ,第三产程。阴道分娩本身就是试产的过程,试产失败随时会中转剖宫产,正如平时患者及家属所说“遭了二茬罪”。这是产科难免的。从目前家属情绪看,他绝对不允许他媳妇遭二茬罪,否则会做出暴力袭医的举动,而我是他首当其冲的袭击目标。他刚才出去的时候,话已放在那。我是妇产科医生,良心不允许我有悖医德,为满足患者无理的要求找个指征为其行剖宫产术。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密切监测产程进展,观察胎心,及时发现问题并及时处理,看护宝宝顺利降生。当然,我也想好了,万一遇到袭医事件,我该如何正当防卫。不能等着挨打,好汉不吃眼前亏!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终于在2320 分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新生儿顺利娩出,是个男孩,68两,阿氏评分良好。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可以落地了。一切收拾妥当,已近零时。走出产房,扬言孩子和产妇有个三长两短要我偿命的那个男人正一脸笑容的在产房门口等我,手里拎了两袋糖,有些近乎讨好地对我说:“大夫,您辛苦了!也幸亏听您的了,要不然我媳妇就挨了一刀。我脾气不好,您别见怪啊。给,喜糖......”我累了,浅笑,回他:“没关系,去照顾你媳妇和儿子吧,谢谢,我平时不吃糖。”

夜已深,凉意渐浓,身心疲惫的我要洗洗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