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敞开心扉让阳光住进你的心房

[日期:2015-07-27] 来源:骨一科  作者:刘园园 [字体: ]

有一天,我站在你的面前,笑颜如花,张开双臂,伸出双手,你我素昧平生,你会怎样回应我的举动?我想大多数人会还我一个善意的微笑吧!其实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不正是如此的简单吗?表明你的心意,传递给你要感知的人,再把他的想法回馈于你,一来一去,如此而已。或许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只需相互的坦诚、信任、彼此的共鸣。

如今的医患关系似乎已到了严峻的势态,相互的不信任,不理解,甚至相互伤害。这样特殊的时期,有效的沟通,艺术的技巧才是我们共建和谐医患关系的法宝。

从事护理工作已有8个年头,从涉世不深到驾轻就熟。着实走了一段弯路,总结起来,不是自己“吃饭”的本事没到火候,而是自己“说话”的本事欠缺太多。

那是09年夏天的一个周末,刚来接班的我眼见一大桌子的液体,心里就着了急。人少,液体多,工作强度大,加上酷热难耐,让人心里很是不能冷静。推着治疗车刚进一病房就开始不顺畅了。一个病室三张床,只有一个新入的患者。三张床上、桌上放满了各样的东西,横竖躺着四五个病人,饭味和血腥味,臭脚丫子味混在一起,那滋味不言而喻。“3床,XXX,给你打针啊,营养神经的,打屁股上,您侧个身。”只见他眉毛紧锁,很痛苦的样子,没理我。“3床,给你打个针,把屁股抬一下”,我又说。还是没有理我,腰扭动一下,动作很小、艰难的样子。“3床。打个针,动一下,快点”。我有点不耐烦了,感觉胸口像被一团火灼烧。他还是艰难的动着,咬着牙,动作缓慢,一只手扶着另一只受伤的胳膊。我急了“你就不能快点吗?你是上肢的伤也影响不到下肢啊?”。听我说完,他一下火了“你怎么说话呢,会说话吗?我有多疼你知道吗?我不一直都在动吗?我他妈的不打了!”“滚,滚!”,听他话里带脏字,我也不忍了,“你怎么还骂人啊?爱打不打,你的痛苦又不是我造成的,跟我火什么啊?”他同伴儿见状,上前劝解,让我们都少说两句,我感到很委屈,辩解道“你过来看看,这一大车的液,就两人上班,在你这耽误这么久,这别人的治疗还做不做啊?”他同伴儿说“你们忙,我们也知道,你也得理解理解他啊,他这胳膊伤得重,昨晚疼得一宿没睡。”“不管怎样,我态度急,是不对,可你也不能骂人呐!”“是,他不该骂人,你俩都别生气了,把针打了”,就这样,针打了,带着气上了一天的班,大早起挨顿骂,这一天也不爽。心想,以后再也不去那个病室了,姐还不伺候了。过了好几天,我再没进那个屋,实在没人去,我硬着头皮,拔完液扭头就走。有时,家属问了,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回两句。直到我夜班的那个晚上,一个男人走进护办室,“护士,我想称下体重”,我抬眼一看,是他。“喏”我示意一下体重称,称完他却没有要走的意思,问这问那,我就胡乱回答。“那天是我不好,心情坏,不该跟你发脾气,不该骂人。”我一听,自己不好意思起来。说实话,有一次大查房,大夫打开那个伤口,那个口子歪七扭八的,看当时的照片,由于是机器绞伤,血肉模糊的,惨不忍睹。脸上火辣辣的。“我也不对,脾气太急了,语气也不好。”“那天我太疼了,心烦,不知道怎么发泄,不该骂人!” “没事”我说。他走了,自己的心情却不能平静,很多滋味在一起,说不出来。现今紧张的医患关系,让我看轻了自己的工作——卑微低下,挣得就是受气的钱。让我看坏了病人,其实人心都是肉长的,以诚待人,以心交心。人与人之间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卸下虚伪的面具,坦露人心最善的一面,多花点时间去倾听心底的声音,于你于我,生活都会因此而改变。

推开门,打开窗,敞开心扉,用阳光般的心去迎接生命中的每个人,用阳光般的心去化解彼此的心魔,用阳光般的心去构建美丽的彩虹,让阳光住进你我心房!